如果时间的流水轻易就把情感漂白为什么回忆的结至今依然无法解开一杯残酒之外每当别人说起爱情你的名字总会浮现脑海

美丽的合欢花年年岁岁一样地等待可誓言却已更改我总是揣想在一个夏日的午后你还会轻轻走来可是落了一地的花瓣啊哪一片不是无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