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D5
行程:A队:五位队员全程徒步12小时30多公里。塔钦–曲古寺-执热寺–卓玛拉山口-山下帐篷营地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冈仁波齐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冈仁波齐

B队:三位队员先行抵达扎达休整。

发表于 2005-05-12 02:06

9月18日 冈仁波齐 转山第一天
早上起来,发现天空依旧是阴云密布,旅馆背后的山已经被云雾遮住了。
阿达米尔有点动摇,说不想转山了。在大家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终于他还是决定同行,虽然起初只有我和尼玛抱定了转山的念头。
我们把睡袋、食物、药和一些简单的用品集中在了两个大包里,打算雇两个背夫,其余的东西留在达瓦车上。各人的相机、水和巧克力等等则要自己背。我有两个相机,不过阿达米尔除了相机外还有一个巨大的保温水壶,恐怕不会比我的负重少。
昨夜门外的房檐下有几个人露宿,此时也起身了。没想到其中竟然有个汉族的男孩,G说他昨夜两点多跟那几个路上遇到的藏族人到得这里,黑暗中没有找到服务员的屋子。
达瓦带过来两个女子,说是旅店的普姆帮我们找的背夫。这怎么行,让两个女人背那么重的大包!虽然她们肯定地说自己没问题。在我们的坚持下,终于还是换了个男的来,这一男一女是旅店普姆的姐姐和姐夫。两个人都很瘦小,真的看不出有康巴人的样子。我们不禁有点担心,他们能行吗!
出发前达瓦还是不太放心,再次叮嘱我们,如果下雪一定不要前行,并且,万一有高原反应的话,也不要坚持。虽然是阴云密布,不知是不是受了尼玛的感染,我也似乎坚信我们一定有运气、有能力走完转山之路。嘻嘻,昨天听说达瓦看到我们爬玛旁雍措旁边的小山坡后,说觉得可能只有尼玛和我转山没问题,得意中。。。
四下里都没看到G的影子,只好不等他了。8:30左右,我们一群人踏上了转山的路,回头看看,目送我们离开的达瓦似乎很是有些担心。
刚出了大门几步,G就背着大包追了上来,这家伙,竟然能自己背行李!脖子上挂了个古旧的相机,据他说,他的背包里还有N个罐头等等。哦,天外有天啊!
G说他本来想跟同来的藏族兄弟一同转山的,不过人家说他跟不上,并且他发现他们似乎向着相反的方向出发了,才明白原来他们是苯教徒。达瓦告诉他我们刚刚离开,于是他便追了上来。
沿着山坡走了不远,入口处的经幡就在眼前了。我们绕了三圈,尼玛还磕了几个头。
走过狭窄的入口,前面是开阔的拉曲河谷,路变得宽阔而平缓。我们边走边聊,很快,过了两腿佛塔和经幡柱,曲谷寺出现在河对岸的山崖上。正好有一队藏族人在那里停了车,沿着峭壁上的小径向上攀登。据说那里有一尊能够开口讲话的佛像。
走了这一会儿,天上的云雾也开始慢慢散去了。
路边有一个帐房小店,背夫夫妇停下来休息,进去喝酥油茶了。G说他早上起来得晚,为了赶上我们,还没顾得上吃饭。于是我和尼玛继续前行。
途中休息的时候,我仔细地研究冈仁波齐山壁上的图案,试图琢磨出来那个据说是天然形成的“卐”字。
中午,大家在一间帐篷小店歇脚,喝酥油茶。那壶茶实在是出奇的难喝!稀、酥油味道不正就不必说了,最要命的是竟然没放盐!
C又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一个绿衣女子走了进来,那明亮的绿色竟然是那么耀眼,而那张面孔,虽然已经刻上了些许岁月的痕迹,仍旧让我惊为天人。她似乎是近来找了些什么东西,立刻又转身出去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拿着相机追了出去,发现鲜艳的绿色在对面那间幽暗的帐篷里忙碌着,原来却是那家的老板娘。我在心里后悔不迭,怎么没仔细观察一下地形再选择扎营的地方呢!面对面,我更是忍不住在心中赞叹这女子的美丽,明亮的眼睛,以及藏族人特有的轮廓清晰的面孔,乌黑的长辫子直垂到腰间,窈窕的身材,以及那举手投足间流露的勤劳、宁静,竟然与这高原的天空和神山如此和谐!我讪讪地问是否可以给她和她的小儿子拍张照片,她微笑着拒绝了,哦,多么可惜啊!于是只好把拍到的神山显示在数码相机的LCD上给小男孩看,他高兴地说:“冈仁波齐。”
Y叫醒了C,大家继续前行。 当山路开始转弯的时候,芷热寺就不远了。
沿着略微有点坡度的山路向上,河东边的地势慢慢高出了对岸,芷热寺就建在对面的河边上。
山路上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大约有一人高的玛尼石,色彩鲜艳的六字真言似乎熠熠生辉。蓝天、白云、雪山、黄土,这是强烈的视觉冲击,更是心灵的震撼!
虽然还不到4:00,今天的目的地也就是这儿了。塔钦到这里的路程是22公里,海拔由4675米攀升到了5210米。虽然此刻并不觉得怎么辛苦,但尼玛说去年他姐来的时候,同行的人里面有体力特别好的,到了此处觉得不过瘾,直冲上了卓玛拉山口,结果就是整个人都虚脱了,第二天几乎要别人背下山才行。毕竟,这里是世界的第三极啊。况且,在这里神山最近的地方停一停又有什么不好呢!
芷热寺招待所的条件实在是不敢恭维,唯一的好处就是一律的面对冈仁波齐。老板下山去了,小掌柜的精明却是让人丝毫也不敢拿他当个小孩子看。几经讨价还价,仍然只得以30块/人的价格住下。每个房间有四张床,我、尼玛、阿达米尔和G住一间。唉,好歹还是有床的,虽然被子脏的吓死人,总好过来晚了住到旁边的帐篷里吧。那可是要睡在地上了。
放下行李,我们来到屋外,唔,午后的阳光虽然说不上温暖,但柔和明亮的光线却让我的心理暖洋洋的。抬眼望去,神山似乎近在咫尺,清晰得让我感觉像个梦。
门口的地上有一位大约六十多岁的老人正面对神山在打坐,看他暗红色的衣衫,似乎是出家人。老人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站在隔壁的房门口的一位老伯主动跟我打了个招呼,听他那生硬的汉语,不想也知道不是韩国人就是日本人。老人家自我介绍说来自韩国,看他的同行者,除了那位打坐的老者和一位和蔼的大婶,其余似乎都是些尼姑!韩国朝圣团?老伯热情地拿出一盒高级的韩国香送给我们每人一小把。
许是听见了我与老伯在用英语谈话,一个模样古怪的藏族人走上来说请我过去帮个忙。原来是他的雇主,住在我们隔壁的一对乌克兰夫妇正在跟旅店的人交涉着什么,而双方简直是鸡同鸭讲。听了一阵我才明白,乌克兰人想找回前次丢在这里的一双登山鞋,问题解决了,鞋子外面还套着塑料袋,放在主人的帐篷里。呵呵,万一找不着,这家伙就只能穿着脚上的凉鞋上卓玛拉山口了。不知道他这一次是不是特意带爱人前来呢?那女子个子不高,却也是很美丽。对了,那乌克兰男子长得跟普京有几分相似。
日落前跟尼玛和G向着神山的方向爬了好一段路,山很陡,上面都是巨石。但走了好一阵,似乎冈仁波齐还是看起来很近。云又聚拢过来,飘的不知是雪还是冰渣。
大家坐在我们的房间里吃东西,聊天。天色越来越暗了,我和尼玛坐在房门口写日记。一转头,我猛然看见漫天如火的晚霞,整个天空好像燃烧的火焰,那金黄的色彩,绚烂到极致。哦,我该怎样形容那天堂般的景象呢!
夜了,很冷。大家点着蜡烛聊天,直至深夜。 攻略:
在塔钦雇背夫,大致的价格是70元/人/天,据说雇一头牦牛的价钱也与之相当。
这一路很好走,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活动开了筋骨,迎接第二天的考验。
芷热寺的酥油茶千万不要喝,不知是用什么做的,我们要了一小壶,结果一口也没喝,真是怕喝了会要命!

狮泉河

转山费用小计:雇背夫一名360元;早餐75元;转山途中酥油茶、方便面等55元;帐篷营地晚餐住宿300元。

普兰

图片 1徒步转山路线全图

发表于 2005-05-17 21:17

9月19日 冈仁波齐 转山第二天
清早起来,外面已经是晴空万里了,哦,运气真好。其实昨天出发时我已经准备好了,万一今天是坏天气,我就在这里等一天。
压缩饼干,火腿肠,简单吃过早饭,我们要在8:30准时出发。今天有最艰苦的8公里路,从这里上到海拔5630米的卓玛拉山口,并且,如果没有意外,晚上要回到塔钦,一共要走33公里。大家说好了,上山的这段路不要互相等,并且山口上很冷,先到的不要等太久,否则吹病了就麻烦了。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并且,经过昨天的热身,我相信我能做到。
要出发了,背夫夫妇还没过来。我去主人的帐篷叫醒了还在梦中的他们。那女子的感冒似乎有点加重了,我觉得有些歉然。
我们还是准时出发了。 走过小桥,桥面上还结着冰,可以想见夜里有多冷。
过了桥不远就开始上坡,从这里到天葬场大约有3、4公里的样子。
怎么刚出发就抬不起脚了呢?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和脉搏跳动的声音。坚持啊,一定要坚持。随着步伐调整呼吸,慢慢地,脚下不再发飘了,还好,似乎每一次行走都需要至少半小时的热身。
在离开珠峰的路上,路两边的原野里有许多如同野兔、田鼠挖的小洞,常常的,会看到一个圆圆胖胖的小东西趴在洞口边,半坐半站地看着我们。胖胖的身体,圆圆的小耳朵,实在是可爱。这里也有很多,时不时又会有一只胖胖的“老鼠”从脚边跑过。背夫说这个小家伙叫踢踢。“踢踢”学名叫“高原鼠兔”,这个长着两颗大门牙的小东西,长得鼠头鼠脑,实则为兔,没了长长的耳朵,怎么看都不能把它跟兔子联系起来。不过鼠兔可是高原草场上的功臣,没有它挖掘机似的辛勤劳动,冻土地带的草原就不能生长,而高原上没有树木,更有许多鸟把鼠兔洞当成了自己的窝。只是许多牧民把鼠兔当成了草场退化的罪人,下毒药捕杀,这可真是千古奇冤啊。
又是尼玛一路领先,人高马大的他,跟在几个藏族人的后面,竟然一步一步就那么上去了。我感觉还好,回头看看,阿达米尔脸色比较差,不过看他的步履似乎也不是很困难。G背着大包,应该是最辛苦的,不过几个人里数他最年轻。他是从拉萨搭车到狮泉河,再到塔钦的,抗大箱?有得扛就不错了,这一路车少,有时可能几天都等不到。他下一步的计划是普兰,然后去珠峰。本来比较担心C的体力,现在看起来,速度虽然比我们慢些,但应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不知我现在是什么样子,脸色苍白,还是面红耳赤?怎么忘了来一张山路上的自拍特写呢!?
于是,就这样一步一步,在寒冷的晨光中,我们向着卓玛拉山口走去。
昨天遇到的韩国老伯一行人比我们出发的早些,这一刻正艰难地行进在陡峭的山路上。老伯跟向导两人倒是一马当先,后面的尼姑阿姨们就比较辛苦了,几乎是人手一个氧气包,走几步,吸一口,真是勇气可嘉啊!
一路上四面八方常常有些狗转来转去,听说这里的狗是吃肉的,不知道是不是以为我们背上的背包里面是来天葬的尸体。。。如果哪天他们改吃活食就惨了。。。
天葬场到了,漫山遍野都是人们丢下的衣服,据说可以解脱一次轮回。尼玛专门带了件T-Shirt上来,我也很想丢一件在这里,可惜本来就没多带,又在拉萨、日喀则糊里糊涂地没了几件衣服,东翻西找,只有丢一根头绳了,不知道这个管不管用。^_^
大家陆续上来了。
前面就是著名的米拉日巴石,韩国老伯正和向导在这里休息,看到我们上来,高兴地叫我们用头顶一顶。原来他是虔诚的佛教徒,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转山了,哦,真的佩服他的勇气。老伯说从这里到山口还有两个半小时的路程。此时是10:30左右。
再向前又是无穷无尽的上坡。山路上有藏族人时不时地从身边经过,他们可真的是健步如飞。听说藏族人都是一天转完,然后连转几圈。记得楚布的司机说他在马年来转山,连转了十圈,而且是在冰雪尚未融化的四月!真的难以想象!恶劣的生存条件造就了藏族人强健的体魄和对自然的无比崇敬。只是他们或许并不曾知道现代的合成材料会怎样危害他们的自然母亲,看着神山路上那随处可见的塑料袋、糖纸,我真的有些心痛,可惜自己又没有能力捡了带出去!
山路上的藏族人,装扮也是各不相同,有的是康巴人的打扮,有的则是从后藏、卫藏而来。一队朝圣者匆匆地从我们身边经过,末尾的应该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说应该,是因为她的面孔被一条围巾遮住了,只露出了一双美丽的眼睛。她身形尚小,小巧的脚上是一双解放鞋,身穿一件缎面的红色花棉袄,头上戴了一顶巨大的倒梯形的帽子,点缀着白色的羊毛,甚是靓丽。这装束是我不曾见过的,似乎书上也没有讲过,不知是来自哪里。许是发觉我在看她,她侧目瞟了我一眼,马上转过头,飞也似的向前走去,我竟追赶不上她小小的脚步。
尼玛跟在藏族人后面,渐渐的,我已经看不到他的影子了。回头看看,后面的同伴也不见了踪迹。
气温越来越低,山路上不见阳光的地方开始有雪了。耳畔听到风声,只觉得脸上冻得有些麻木了。空气似乎越发地稀薄,我的呼吸也开始沉重起来。咬紧牙关继续前行!我数着自己的脚步,走十步,停几秒钟,深呼吸,继续前进。尼玛刚才说他是在心中默念六字真言才走得轻松起来,我也尝试了一下,似乎有点效果,因为呼吸也随之均匀了。
山路两边以及前方山坡上出现了似乎是山顶标志的玛尼堆,据说来过多少次,就叠多少块石头。右边的山岩上是终年的积雪,哦,我也终于走到雪线之上了吗?!
有些抬不动腿了。我能听见心脏狂跳的声音,“怦怦”,“怦怦”。呼吸越发困难了,我不得不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吸气。忽然,旁边几米的地方上来了一只狗,它脖子上那一圈红色的毛线不知怎么让我心惊胆战。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我抬脚就走,就这么糊里糊涂地一直不停走上了经幡飘动的卓玛拉山口。尼玛已经上来一会儿了,看看表,刚刚11:30,哦,三个小时就到了啊!
山口上还有积雪,无数的风马旗飘在天上,落在地下,被白雪覆盖着,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承载着多少人的祈祷。
成群的乌鸦和不知名的红嘴黑色的鸟儿在这里飞来飞去,一时落在经幡柱上,一时又在山石间跳来跳去。
不知为什么《藏羚羊》上会说卓玛拉山口的气氛诡异。。。
不多久,背夫夫妇上来了,是阿达米尔和G,
C和Y也上来了,没想到我们的团队这么强!合影合影,多有意义啊!
韩国老伯他们也到了,看到我,他高兴地叫我过去坐在那个和尚伯伯旁边,用我的数码相机拍了张照片,并给我留了EMAIL,让我寄给他。
12:00多一点,我们开始下山了,山口上太冷,只呆了半个小时,就几经开始感觉寒意。
下山的路陡得厉害,是一块块的巨石。右边山谷里有一潭碧绿的湖水,那是名为慈悲湖的冰渍湖,据说在这湖里沐浴能洗净身上的污垢和罪孽,不过估计没什么人敢于尝试吧。
我在巨石间跳着跳着向下冲去,冷不丁崴了脚,疼得我龇牙咧嘴,还好不太严重,还可以自己走下去。不过坚持的结果,就是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忍受着扭伤的后遗症,不严重,但就那么时不时地折磨我一下。
就这样,一路下到了河边的草地,哦,难以想象啊,我们就这么走下来了吗?虽然后面还有15公里的路要走,不过最难的一段已经被我们完成了。刚刚1:30,进度远比我们预计的要快很多。我们在河边的草地上快乐地午餐。天上有一只鹰张开着巨大的羽翼在我们头顶上盘旋。
吃过饭继续前行。只是一会儿河东,一会儿河西。
帐篷茶馆门口的地上铺着几张毯子,我们也停下来休息,喝了口酥油茶,吃了背夫带的糌粑。这里竟有两个日本人!
4:00多,我和尼玛打头阵到了尊最普寺。看看同伴们还不见踪影,我们就爬上了山坡,想看一看米拉日巴的修行洞。磕了头,点了盏酥油灯,出来发现背夫夫妇也上来了。没想到一场风波由此而起。
我们极力解释不要在此住宿,但那男的说什么都不肯走,说背包重的很,走不动了。恳求也好,讲理也罢,他就是把包一放,坐在地上不走了。我有点恼火,让尼玛下去告诉同伴发生的情况,我再努力劝说。
看他实在不讲道理,我火冒三丈,拎了背包走出寺庙,说,不走,可以,我们自己背回去,一分钱也休想拿到。听了这话,他直冲出来,瞪着我,瞥见他腰间的刀,开句不恰当的玩笑,此刻我觉得他真的是康巴人了。虽然害怕,但想到光天化日,估计他怎么也不敢捅我一刀吧,于是故作镇定地与他僵持着。旁边那女子似乎很无奈,又不敢说什么。
阿达米尔和Y走上来了,争执了一会儿,到底还是阿达米尔老到些,看出尚有突破口,便说继续前进,今晚到塔钦,钱我们照付。于是一切归于平静。
下山了,背夫夫妇走了远处的近路,远远的把我们甩在了后面。他们几个不放心,让我与尼玛先跟住。一时间不见了那两个人的身影,尼玛就前前后后地通报。
那男子许是心中气不过吧,一个人走得飞快,他生病的老婆就在后面追赶。说来好笑,我就这样一个人马不停蹄地,在神山的路上跟着,竟然赶过了前面走着的那两个日本人。好在这一路似乎没有太多的风光了。
终于,我追上了在路边休息着的那个女子,看她的水早已喝完了,就从大包里掏出瓶水给她。尼玛也赶上来了。西斜的太阳把山谷里照得一片金光灿灿。
临近出口的地方山路陡然上升,我丝毫没有心理准备。我停下来,喘着气对尼玛说,我实在是跟不上了,看他似乎也有点吃力。真是没得说,人家背着大包我们都追不上!
于是干脆放弃了,我们边走边看边拍照。对岸河谷里的是不是树呢?
终于走出了瓶颈一样的出口,眼前一片开阔,巴噶平原上,远处的鬼湖与纳木纳尼在临近黄昏的光线下熠熠生辉。
沿着山坡上的小路,我们向塔钦走去。回望冈仁波齐,这不可思议的转山之路!
走过长长的缓坡,塔钦终于近在眼前了。在一块大石头的旁边,那夫妇二人正在等我们。
7:30多,终于回到了冈底斯,达瓦看到我们似乎真的很高兴,听说大家都平安无恙,他才放了心。我说我快累瘫了。
我把剩余的火腿肠和卤蛋给了背夫,他说了声谢谢,尼玛说得对,他们并不是坏人,只是一时起了贪念。
9:00多,暮色开始笼罩着大地,同伴们终于都到了。
最开心的是C和Y,原来今天竟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哦,超级难忘的庆祝方式吧!让神山为证。呵呵,有的吃了,幸福的人要请客。。。
我也觉得幸福!

计划出发的时间是早上七点,结果背夫姗姗来迟,直到七点半,一行5人和背夫才缓缓从塔钦的住处出发踏上转山路。

前一个多小时,沿着冈仁波齐的南侧的转山道一路向西,道路还算平坦,转山的人并不多,只遇到一位独行的老者和一个藏族家庭。老者双脚赤裸,艰难前行,让人心底有种沉沉的敬佩和肃穆。而那个一家四口的藏族家庭则显得很热闹,最小的男孩估计也就四五岁的年纪,跑前跑后一路玩耍着,他的姐姐是位很漂亮的藏族姑娘,汉语很好,我边走边与她攀谈着,小姑娘年芳十七,初中毕业便辍学在家。我问她在家做什么?她不假思索地回答“转山”!可见转山在这位藏族姑娘心中的份量之重!

图片 2

图片 3

藏人相信这种绕着神山步行的仪式可得到罪的洗脱与身心的净化。而我千里迢迢来转山又是为了什么呢?我无法参悟藏人刻在骨子里的那份信仰,转山于我,只是我生命中的一场经历。我相信,一个人在旅途中的成长,比任何高谈阔论的人生都更来得深刻。隐隐中似有某种追寻,虽然我并不知道我会找到什么或者遇到谁,结果并不重要,我只想简单而执着地迈开追寻的步伐。

图片 4

大家基本保持匀速行进,很快到达太阳广场,一处挂了很多经幡的开阔谷地,行程约4公里。广场西侧有玛尼堆和佛塔,北侧的山崖上是著名的五十种大罗汉天葬场。有很多印度人脱了鞋子在山谷口的小佛塔内进出,大概是举行什么佛教仪式吧。我们顺时针绕佛塔三圈后由太阳广场沿小河逆行向北进入河谷。

图片 5

河谷的道路依旧平坦,海拔基本保持在4900米左右,沿河谷东侧依着山脚一路北行,时不时仰望神山,山巅始终被云雾遮挡着,难睹真容。其实,在河谷这一侧看到的是神山的背面,黝黑的山体几乎没有雪,只能看见褶皱处的几条晶莹雪线。真的很奇怪,前一天进入塔钦时见到神山的向阳面白雪皑皑,而阴面却常年没雪,这与大自然的常规恰恰相反,也更增添了神山与众不同的神秘气质!

图片 6图片 7图片 8

进入河谷,几乎没有遇到同行的转山者,倒是迎面遇到不少逆时针转山的印度信徒,但似乎很少有印度人徒步转山,大多都雇佣马匹。途中野狗很多,时不时有一两只尾随一段,又低着头默默跑开。

在峡谷中穿行4公里左右能看到山崖上的曲谷寺。曲古寺建于13世纪,主供一尊无量光佛,传说此佛曾多次开口说话。寺院下方据说有莲花生大师的修行洞。中午12点,我们在附近的一处帐篷茶馆喝些酥油茶,歇息半小时后继续上路。

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

从曲古寺继续前行15公里,便能经过执热寺,据说噶举派的众多大师和高僧曾在此修行。经过执热寺下方的一座小铁桥时见到两位风尘仆仆的藏族女子,磕长头而行,见她们精神专注,我没有上去打扰她们,真不知道她们要苦行几日才能转山一圈。据说以虔诚之心转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转山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之苦。从她们身边经过,唯以敬佩之心送上默默祝福!

图片 12

图片 13

走到执热寺,行程23公里,海拔已经上升到5200米,冈仁波齐近在眼前,虽然山巅仍隐在云雾中,从这个角度也看不到巨大冰槽和岩层演绎的神圣,那个象征着佛教精神力量的万字符,但厚重稳实的黝黑山体和裸露岩石无不展示其巨大而又神秘的力量!

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

我们在附近一处临时搭建的帐篷茶馆歇息。通常计划两天转山行程的朝圣者会在此处留宿,第二天养精蓄锐翻越5公里之外的卓玛拉山口。这是我们歇息的第二个茶馆,记得我们抵达第一个茶馆时曾遇到几位凌晨5点30分就从塔钦出发的朝圣者,比我们早出发整整2个小时却在途中相遇,之后又让我们甩在了身后。看来我们的行进速度并不慢,而且体力依然充沛。一看表,下午3点40分左右,在茶馆喝些酥油茶补充干粮,大家信心满满,一致决定一鼓作气翻越卓玛拉。

图片 17图片 18左下角那位是俺们的背夫

图片 19

从茶馆出发就开始爬坡,走着走着,脚下的路不知去了哪里,满眼是乱石堆,坡也越走越陡,脚步变得笨拙而缓慢,看着不高的地方,在五千多米的海拔上竟然是那么遥远,那么漫长。海拔在短短距离内大幅提升,空气稀薄得几乎每前行一步都要停下来大口喘气,队友们陆续走在了我前面,心里着急,腿却像灌了铅一般使不上劲,多少次眼看着前方的石块,只一步之遥,却跨不过去。好在玛特一直在我前方不远,时时停下来的关注,给了我不少鼓励。记得出发前,看过随心飘飞关于转山的文章,我请飘飞给我些建议,飘飞送了我两个字“坚持”!这两个字就一直在脑海中闪现,是的,没有退路,必须坚持!

图片 20图片 21图片 22图片 23爬坡的路

图片 24

终于走完那段陡坡,踏上平坦的土路,转山道向着东南方向拐去,以为转过那个弯就是卓玛拉了,没想到转个弯,才发现前面还有更高的坡要爬,而依然见不到象征山口的经幡。没有人说话,喘息变得异常艰难,身体挑战极限的那一段行程,我甚至没有勇气仰望一下那悬在头顶的山峰,唯以几乎匍匐的姿势祈求大地赐予我力量!

图片 25

咬牙继续前行,更高的斜坡之上能看到零零星星的衣物,不知道是不是又一个天葬台。不错说到了神山要把自己身上的东西留一些下来,衣物或者是头发指甲,象征着一次死亡,洗尽罪孽,让灵魂重返人间。而于我,转山并非为涅槃而来,就如那著名的诗句“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这一世转山,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冈仁波齐,转山,不为涅槃,只为与心底的那份虔诚和敬仰相见!

图片 26图片 27

图片 28

终于抵达卓玛拉山口时,雨挟带着冰雹让人有些抬不起头来,眼前突然出现的浩瀚经幡阵所给予内心的震撼和感动在一瞬间甚至超越了冈仁波齐。在藏区极少见到如此壮阔的经幡阵,五种色彩层层叠叠地交织在一起几乎铺满整个垭口。每次静听经幡低语,仿佛都能听到生命的脉动和来自灵魂的声音,那感觉真让人着迷。

图片 29

不错经过垭口没作停留,转过弯道没了踪影,而玛特、山娃子和非非还在坡下没有上来,嶙峋的怪石挡住了彼此视线。

此时,整个天地间,竟只有我一个孤单身影!

仰望雪峰,任冰雨拍打脸庞,再一次热泪盈眶!

经历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高原跋涉,此时,站在我此生徒步抵达的最高海拔,5630米的卓玛拉山口,身体在炼狱,心底却真真切切感受着幸福!是的,幸福!简单纯粹,却内心丰盈的幸福!

这里,离天堂很近!

这里,是宇宙的心!图片 30(轻装转山,没带单反,文中附图均为小卡片和手机拍摄;部分人物图片由山娃子提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