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交通

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是纪念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70周年而修建。以下是中国本网给大家带来的关于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的详细介绍。

图片 1

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位于宝兴县县城西侧的青衣江畔,占地面积约4500平方米,在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70周年时修建而成。整个纪念馆由红军广场、主题雕塑和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连环画护栏三部分组成。
红军广场占地3300平方米,主要是园林绿化和休闲广场。绿化部分由园形、矩形、不规则的花台组成了一个火炬形的图案,寓意红军精神如星星之火燎原大地。
广场中央是主题雕塑。该雕塑主体是一块巨形碑,碑宽6米,厚2.5米,高8.5米;碑体雕塑在内容的表现形式上采用了三种不同的表现手法,即:圆雕、浮雕和仿青铜浮雕。碑身南西右侧是以圆雕的手法刻划了三个人物,一个藏族向导,一个红军军官、一个红军战士,这里反映的是红军将士在当地藏族同胞的带领下,翻上夹金山顶那一瞬间的情景。碑身下沿四周是以浮雕的形式描绘了红军翻越夹金山途中四个精典的场面。碑身的南面左侧和北面均以仿青铜浮雕的表现手法,各塑造了一组红军群像,红军将士有的手拉手、有的相互掺扶、有的则拽着马尾巴,冒着霏霏白雪艰难地行进在陡峭的山路上。碑体西侧是由四川师大著名教授张昌余以赋体撰文并手书的铭文雪山丰碑。铭文400余字,讲述了红军长征和翻越夹金山的壮举。整个主题雕塑远远看去,它象一面猎猎招展的红旗,又象一座巍巍的雪山,同时也象一座碑。红军广场西侧外沿是连环画护栏。连环画护栏共由110块深浮雕板构成。内容分为三个部分,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连环画;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关于长征和翻越夹金山的回忆录及手书;以及红军在宝兴遗留的文物雕刻。其具体再现了红军三越夹金山及红军在宝兴境内的整个战斗历程。
红军纪念馆位于广场北端,面积1200多平方米,分为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展厅和陈云出川展厅。纪念馆的外观独特而别具一格,其在设计上融合了川西民居和藏族民居的风格,充分体现了宝兴由于地处民族走廊地带所具有的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民风民情。纪念馆从外到内色调都以红军军装灰为基调色,极力烘托出一种疑重,庄严而且深沉的气氛。

图片 2

仍攀行在此段历史里,红上将征翻越天河山纪念馆坐落宝沁水县或县城西侧的侍女江畔。清晨。一座城,枕山襟水,仿若还在梦中。青衣江是醒的,殷勤引路,“哗哗”说个不停。想起那句诗: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山是夹金山,此去也非求仙问道。青衣江知道,我要拜谒的物和事,都写在涓涓的细流上。

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

遥望夹金山,我恍若看见一群“灰色绑腿”,相扶相持,攀行在雪岩、雪壁间。

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始建于2005年,由红军广场、主题雕塑和两个展厅组成。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位于宝兴县境内的夹金山,是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红军攻克宝兴,翻越夹金天险,留下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故事,在壮丽的红军长征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青衣江畔,一段历史栖息在“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

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由红军广场、主题雕塑和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连环画护拦三大部分组成。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建筑面积1350平方米,展厅内展出了很多珍贵的红军手书和文物,红军广场占地3500平方米,主要是园林绿化和休闲广场。

山路崎岖,时光走得也累,红军广场正好适合休憩。草木和人比邻而坐,坐在广场中心的,是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翻越夹金山雕塑。触目都是红色记忆。时光并不曾远去,夹金山也未失忆,历史在这里休整,似乎随时都会出发,去创造新的奇迹。

更多关于“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等全国博物馆纪念馆等建设规模和建筑施工企业资质,可以登入中国本网建设通进行查询。

纪念馆内,散落着80年前的时光。112块浮雕石板上,红军将士目光坚定,面带微笑,仍攀行在那段历史里。

更多关于建筑行业独家信息,敬请实时关注本网微信号。

门口,当年红军留下的的石碑上,清晰刻着: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救穷人。

图片 3

到硗碛镇,我晚了80年,没有遇见红军队伍,只看见一段历史的背影——纪念碑。

关注手机本网(

夹金山是座丰碑,纪念碑就是如椽巨笔,饱蘸雨雪云海,挥洒风云变幻,记录历史沧桑。碑顶长着一丛草。我想,那不是草,应是当年红军休息时落下的草鞋吧。

夹金山,藏语意为道路弯曲。“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人不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大家都想做神仙,但提到爬山,都果断地钻进客车。

山路蜿蜒,风景迤逦,每一刻都是一首诗。

阔叶林,针叶林,草甸,寒石。客车攀行,季节转换,只有缘山而建的臧家民居,崭新依旧。俯视山下,山路“像条灰色长龙,蜿蜒而上”。“天空鸟飞绝,群山兽迹灭;红军英雄汉,飞步碎冰雪。”杨成武的声音还在回响,那些人还相互搀扶着,胼手胝足……

我多想让车停下,载时光一程,带上那些伤残病弱者,一起翻越大雪山。

山上,朔风凌冽,寒气逼人。大家缩手缩脚,感慨大雪山并无传说的艰险,打个盹就上来了。山顶的藏民指着一条小路纠正道:毛主席带领的红军是从这条小路跨过山梁的,不是你们坐车来的那条路。大家望向那条小路,脸红红的。

小路很不起眼,积雪融化了,冲去当年的步履,但总感觉仍有什么镌刻在路上?

导游催着上车:这里只是红军翻越雪山的桠口,峰顶还有几百米呢。大家相视,会心一笑,没有上车,一致决定爬行上山,攀登顶峰。

山顶,雪山一色,云天苍茫。我只想起“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长征万里险,最忆夹金山。忆什么呢?“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原来是一路的风雪载途!所以毛主席说:无限风光在险峰。山之险峻,如人之磨难,是打击,也是历练,只要信念坚如磐石,就没有翻不越的山、跨不过的坎、抵达不到的风景。

寒风袭人。大家面色红润,都想多待一会。我们翻越了大雪山,还想再“翻阅”一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