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的小雪花飘呀飘呀,一个白天一个黑夜。我们行走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我是夜间行走的幽灵你是阳光下歌唱的飞鸟我们不能感知彼此的存在我总是在黑夜无由的飘飞夜晚的一切如此密集令人窒息每一次黎明我依稀听到了你的歌声却被阳光的利剑戳的昏死过去

白白的小雪花飘呀飘呀!我的小宝贝在熟睡着,忘记那黑夜的悲伤害怕,我们来保护你快乐长大。雨下了妈妈遮,风起了爸爸挡!虽然我的手心早已冰冰凉,在我冰洁的心灵你永远都是阳光!

图片 1

这是命运的樊篱你跨不过来我跨不过去这中间缺少了时间的出场都说世间相爱的灵魂可以互相感知唯独对你它隐藏在最暗的黑夜我被你劫持了在梦与梦之间你的影子无处不在心有多少依赖的安逸失去就有多痛苦

——来自《雪人妈妈的摇篮曲》

白夜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路漫漫走四季变化抬起那笨笨的小脚丫小小的书包双肩儿跨书本的文字也都渐渐懂了慢慢拥挤着烦恼堆积了长发静静地夜房间空了浪漫的月光下还空着的心也住进了TA小心翼翼的抱着呢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吗?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专心致志呢昏暗的路灯下行走的脚步忘了停了椅子长长也只能一人坐下何时起悄然睡了醒了遥远的地方行着近了走得远了白白的小雪花飘呀飘呀

穿透掌心的日光,是刺眼,是隐约。无处逃脱的黑夜,是直白,是清澈。黑夜笼罩下的一切是世间最清晰的开始,日光照耀下的一切是世间最混沌的无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阳光穿透手掌发散光芒,可向着日光而观其实看到的也不过是刺眼的黑暗。有一种黑暗是穿透在阳光之下,生长于黑夜之中。耀眼的日光穿透无尽的冰冷悲寂,刺进了身,寒了心。雪穗最后的白衣如同最后的那一束日光,拉长了无尽的悲辛。而最后“她,一次都没有回头”,让旁观者感受到的是那一种在太阳之下隐盖滋生的黑暗之花绽放的那一刻的耀眼和致命,久久都不能忘却。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吗?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太阳的温暖不是人人都可以感受,黑夜的清冷不是人人都可以摒弃,有人依靠阳光而生,有人依赖黑夜而栖。对于雪穗和亮司而言,黑夜是他们的依归,阳光是他们的伪装,心是冷的怎么会感到太阳是暖的,世界是黑的怎么会看到白天是明亮的,或许对于他们而言,黑夜才是明亮的,黑夜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可是总是活在黑暗中,也会期望走在阳光下,因为那微妙的光是他们的不可得,但宿命的齿轮一旦开启,就再也无法停止,命运的齿轮终会卡在各自的归宿之中。

人生总是妙不可言,宿命总是无可避免。雪穗和亮司就是各自的宿命,他们注定要依靠彼此互利共生,可以设计和掌控完美无缺的一切,却没有办法掌握命运。一个白天一个黑夜,为了彼此“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他们最后都输了,输给了命运,无可奈何。我喜欢书的封面,那就是对于他们命运最好的诠释,两个活在黑夜里的少年,彼此手牵手行走在白天。亮司就是雪穗的那束光,即使走在黑夜中,也就如同行走在白天。当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我把一切都视为了命运。

如果没有受到伤害,雪穗和亮司或许是彼此最好的成长伙伴,或许还会有更远的未来。如果没有大人世界的浑浊黑暗,雪穗和亮司或许会拥有单纯的童年和幸福的家庭。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而谁又该为谁的罪孽而买单,看似在阳光之下生活的人们,其实也不过是借白天掩盖了心底如黑夜一般黑暗的本质。两个少年则承担了这一切,就像是演绎了成人世界,投射出来的不过是万千黑暗的人。我们都是带着面具生活在阳光之下的人,黑夜则给了我们审视自己和世界的空间。非黑即白的世界其实早已颠覆,黑非黑,白非白。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这就是他们命运的选择。其实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一天当中,有太阳升起的时候,也有下沉的时候。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在我眼里,这就是最悲之处:深知命运,洞悉一切,却无可奈何。人生的精彩在于未知的远方,如若看到的尽头一切都失去了期待的意义,生活的意义。雪穗和亮司都是这样的人,知道前方的每一步,心冷无情,或许这是他们对于无情的世界面对的姿态。

白夜行,就是在白天里如同黑夜一般行走的艰辛,就是在一个在白夜一个在黑夜共同行走的结局。可是本身就是黑暗,怎么能生活在太阳底下,没有太阳,还害怕失去什么,即使是彼此的依存。最后,她竟一次也没回头。光消散了,雪穗终归要永远生活在黑夜中了,一身白衣走向黑夜,一切都结束了。

她走了,也就无谓争与谁对谁错,在这场命运的交错中只怪我们都输给了命运的安排。

相关文章